中國企業家陳光標6月下旬在美國紐約向路人發送百元美鈔,後來又在曼哈頓中央公園宴請數百名流浪漢吃大餐。對陳光標的行善舉動,有人叫好有人質疑。
  慈善該如何做?不妨看看全球最大慈善基金會、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夫婦所創“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的一些做法。
  初衷:出於責任感 並非為揚名
  比爾·蓋茨的妻子梅琳達近日接受德國《明鏡》周刊採訪,講述她與丈夫做慈善的一些體會。
  蓋茨與梅琳達21年前首次赴非洲,見到當地民眾的困苦生活,萌生了做慈善的念頭,“我們覺得從微軟所獲的資源應該回饋社會”。
  梅琳達說,他們做慈善是出於社會責任感,“想要為這個世界做些什麼”,並不是為了提升微軟或蓋茨的公眾形象。在她看來,若是為揚名做慈善,“那就太荒唐了”。
  蓋茨基金會最初規模非常小,只做醫療領域的慈善項目。直到8年前,“股神”沃倫·巴菲特承諾捐資310億美元,這個基金會才得以在全球多領域推行慈善項目。
  在蓋茨夫婦看來,慈善事業應由全社會成員共同參與,特別是收入處於中等水平及以上的人,更應該多奉獻一些。
  過去幾年來,巴菲特和蓋茨積極呼籲全球富豪把半數財產回饋社會,無論是在生前捐贈,還是通過遺贈的方式。眼下已有127名億萬富豪響應這一提議。
  由於蓋茨已累計把超過三分之一財產捐給慈善機構,他過去20年來多次丟掉《福布斯》富豪榜評定的“全球首富”頭銜。蓋茨與巴菲特長期處於富豪榜前三名,誰捐款多一些,在當年富豪榜上排名就會靠後些。
  方法:深入做項目 小事促巨變
  蓋茨夫婦親自製定並參與每個慈善項目。他們的辦公室牆上掛著多張圖表,分類列出衛生、教育、賑災等領域的難題,再從中篩選最需要幫助的項目。
  例如,他們先列出兒童死亡率最高的疾病,再列出成人死亡率最高的疾病,接著列出不致命但嚴重影響患者掙錢養家能力的疾病……然後從艾滋病、瘧疾、肺結核等一長串列表中逐個分析,最終選定他們要資助的疫苗計劃。
  梅琳達說,他們推行的疫苗計劃幫助全球兒童死亡率大幅下降。根據她提供的數字,1990年全球共有1200萬名兒童死亡,如今每年降至660萬人。然而,蓋茨基金會也註意到,在各年齡段兒童中,新生兒的死亡率並沒有下降。如今每年死亡的660萬名兒童中,大約100萬名嬰兒在出生第一天死亡,290萬名嬰兒在出生30天內死亡。
  基於這一發現,梅琳達提醒,醫院護工在用心照顧產婦的同時,也不要忽略了脆弱的新生兒,“小寶寶一齣生,便把他們放到母親懷中,註意保暖”。
  “如果你做好這類小事,就能收穫巨大的效果,”她說。
  另外,蓋茨基金會正在積极參与消滅脊髓灰質炎(小兒麻痹症)的疫苗項目。梅琳達提及,3年前,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尼日利亞存在較大範圍的脊髓灰質炎疫情。如今,印度已經消滅疫情,尼日利亞的疫情卻在向喀麥隆、乍得、索馬裡等國蔓延。儘管尼日利亞的疫苗項目仍在進行,但是多名牛痘接種員曾遭襲擊,令蓋茨夫婦頗為擔憂。
  定位:為官方開路 與政府互補
  蓋茨夫婦認為,民間慈善組織應該勇於嘗試具有風險的新項目,以彌補政府部門及官方組織力所不能及之處。
  例如在瘧疾疫苗研發領域,民間基金會可能會同時資助6名研究人員,最終可能只有1人獲得成功,其餘5人皆遭遇失敗,但那仍然值得。相比之下,政府部門可能掌握的資源有限,不宜做出這樣大膽的“投資”。
  梅琳達說,蓋茨基金會的每個慈善項目都離不開與政府部門及官方機構的合作,例如脊髓灰質炎疫苗項目是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世界衛生組織等合作推行。
  蓋茨基金會為各個具體的慈善項目打下基礎,探索出可行的模式,官方機構今後便可在此領域增加投入、尋求進一步完善。
  時限:提前做規劃 適時畫句號
  梅琳達說,與那些身處困苦中的人們相比,我們大多數人即便不是身居豪宅,也至少是過著舒舒服服的小日子,因此應該多想想如何消除這種不平等。
  “比爾和我圍繞這一目標重新安排自己的生活,不光是投入金錢,同時也付出時間,”梅琳達說。
  按照蓋茨夫婦設想,當他們中最後一人去世後,蓋茨基金會將再運行20年,分階段把善款全部投入各個慈善項目,然後便可解散。
  梅琳達說,他們夫婦與巴菲特討論過這件事,大家一致同意,“我們只能應對今天的問題,無法從‘水晶球’里讀出100年以後會存在哪些社會問題”。今後的慈善事業,自會有適應新時代要求的慈善機構接手。
  楊舒怡(新華社特稿)
  楊舒怡  (原標題:比爾·蓋茨夫婦的慈善經)
創作者介紹

劉連娣

qr66qrgj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