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高材生甘當保安
  畢業17年沒參加過同學會
  是令人惋惜還是另一種成功?
  1991年,他是長沙縣高考理科狀元;1996年,他是清華大學優秀畢業生;2000年,他是廣州外企的高薪白領……現在,他是長沙馬王堆陶瓷市場的一名普通保安,他是張曉勇。
  22年,他的人身軌跡為何有如此大的變化?是什麼讓他放棄夢想與高薪工作?又是什麼讓他安心拿著月薪兩千元的工資,為小區居民當“保姆”。
  清華大學高材生當保安
  3張桌子配上幾把木椅,牆面掛鉤上吊著6把巡視用的巡邏棒,不足十平方米的保安室是張曉勇堅守5年的地方。
  張曉勇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小區內巡視。哪家的狗狗被偷,哪家又遭了賊,哪家夫妻又吵架了,這些都是他的分內事。
  對於小區里有個清華大學畢業的保安,業主們顯得很淡然。這個戴著金絲眼鏡的中年保安,在大伙兒心目中是一個稱職的小區保姆。“他剛來時大家覺得很稀奇,是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日子一長也就不稀奇了。”芙蓉區火星街道興和社區專乾朱薇說。
  對於那些年的事,張曉勇只有淡淡一笑。每天早上8點趕到辦公室,一個月休息4天,月底領取2000多元的工資,這些才是更實在的事情。
  也曾有過科學家夢
  “538分。”時隔22年,張曉勇仍清晰地記得自己的高考分數。1991年張曉勇以長沙縣理科第一名的成績考上了清華大學生物科學與技術專業,在鄉親們驕傲而激勵的目光中,腰桿挺得筆直的他立志在生物領域做出一番成就來。他在學校里成立了一個課題小組,在當時整個學院都小有名氣。
  1996年畢業,正趕上國家實行“雙軌”制度。一方面國家依然對大學生進行分配,但分配的地點和工作不由自己選擇;另一方面,企業主動來學校招聘。張曉勇最後決定去廣州一家中外合資日化企業,“當時想著,可以從事產品研發,也算是沒有辜負理想。”
  然而事與願違,張曉勇被分配到了客服部。這個結果好像一盆冷水,把張曉勇的一腔熱情和抱負給澆滅了。
  夢想磨滅返鄉盡孝
  “開始兩年我還期盼能回到研發崗位。後來發現公司的研發重點在國外,我轉到研發崗位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張曉勇回憶道,在廣州的最後一年,父親突然生病癱倒在床。
  父母在,不遠游,張曉勇想:“在廣州漂幾年,既沒成家也沒立業,還是回家吧。”回到長沙,事業也沒起色。在房產公司獃了幾年,期間經歷他沒有多說,最後便在馬王堆陶瓷市場當上了保安。
  7年前,張曉勇結了婚,如今小孩也6歲了。他每天下班回家就做飯、照顧小孩子。他時常想起小時候:某天,吃完飯後他拿著碗筷去洗,沒想母親氣急敗壞地奪過碗,狠狠地摔在地上說:“大男人應該志在四方,不在鍋碗瓢盆。”
  如今,張曉勇覺得夢想就像那隻被母親摔碎的碗,“我不是懷才不遇,只是當夢想與現實發生激烈碰撞時,選擇安於現狀。”
  對於自己的工作經歷,張曉勇表現得很淡然:“曾經的夢想磨滅了這麼多年,一切都應該習慣了。”
  但他也坦言,1996年畢業後17年來,他從沒有參加過大學同學會。因為“同學們問起什麼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畢業後他只去過一次北京看好友兼同學,對方問起工作情況,張曉勇下意識地撒了謊,說在長沙搞房產,是中產階級。
  ■觀點
  有人感到可惜
  有人認為是另一種成功
  有人認為張曉勇在家門口當保安,病床前盡孝心是另一種成功。“犧牲一部分事業,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家庭,找到了自己合適的位置就好。”
  也有人為他感到可惜:“照顧父母也可以從事更能發揮才智的工作。不是保安工作不好,只是感覺他可以學以致用,乾出一番事業。”
  對此,社會學專家方向新稱,接受了高等教育之後去做保安,從某種意義上講是有些浪費資源,做一些自己不適應的工作,不僅工作做不好,還把原來的專業技能給遺忘了。“如果他對此工作感興趣,願意在這個行業發展,也就無可厚非了。”他建議,有能力從事非本專業的工作,完全可以根據愛好選擇發展。但如果發現工作掣肘,再次選擇時儘量從事本專業相關工作,會更易於提高自己。 據三湘都市報
  (原標題:清華高材生甘當保安)
創作者介紹

劉連娣

qr66qrgj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